不遠千里而來的宜靜

宜靜(化名)是花蓮人,也是當地有名的美女。由於追求者眾,她挑選了好久才決定跟致忠在一起。致忠是個英俊帥氣挺拔的大男孩,花蓮有名的世家子弟,本身非常上進有份穩定的工作,沒有沾惹上二代紈褲子弟的氣息。

有次致忠和宜靜由於正值青春年華,喜歡騎著重機全省亂跑。有一次他們倆跑到清淨農場待二天,隔天早上出了個大太陽他們就爬木梯道到青青草原賞景。結果在下步道時因為木梯被朝露溽濕,宜靜一個不小心滑倒被木頭邊割傷了粉嫩的臉頰鮮血直流。因為清淨附近跟本沒有什麼醫療院所,致忠趕緊拿些衛生紙給宜靜壓住傷口然後載她下山到埔里才找到診所。診所的老醫師幫宜靜清洗完傷口後,換了副老花眼鏡,旁邊的護士阿姨從一個帶著鏽斑的消毒鍋中拿出幾隻器械遞給老醫師,然後老醫師便在她臉上縫了大大的三針。

宜靜隔了一個禮拜後在花蓮拆線,就像「醜女大翻身」那部片子的女主角漢娜,她很期待這個手術結果會很完美沒有疤痕,但是事與願違,疤痕長得又寬又凹凸不平令她徹底失望。宜靜為了這個疤痕悶悶不樂好一陣子,致忠也很自責要是那天早上不要堅持去青青草原就好了。於是致忠常常上網找那位醫師專門在修疤,很快地他在雅虎的知識裡發現不少網友推薦台北的美安診所。致忠和宜靜再度發揮草苺族中的野草苺吃苦堅定自主精神不遠千里從花蓮開車到台北來求診。

我看到他們的決心很受感動。分析完宜靜的傷口後告訴他們這是一種trap door的變形疤痕,需要做2~3個 Z 形整形術來破解這種變形,而且即使經過整形醫師的巧手,仍不能讓疤痕完全不見,只可以達到近距離凝視才會發現的程度。在宜靜的計畫裡她們準備1~2年後結婚,宜靜希望自己屆時能當個美美的新娘,因此她決定放手一搏...